這一篇真的拖了好久,轉眼間都已經畢業有兩年!!!雖然遲了點,還是想用心的寫下我辛辛苦苦、投資了兩年的青春的Wharton Executive MBA體驗。在網上其實沒有看到很多人(尤其是香港人)詳細的分享讀MBA的自身經歷,也不知道是真的沒人有興趣,還是香港的文化不容許大家分享這些話題?這幾年間,我不時會收到讀者私信,跟我討論自己、甚至是他們幫子女安排進修、升學的問題,所以我相信這一篇文章還是會吸引到有共同目標的人來看的。有follow我網誌一段日子的朋友也可能看得出,我不是那種偽裝謙虛的人,因為我覺得努力付出才換來的成就,沒必要收起來。為什麼不能跟志同道合的人分享,不能去感染更多有著同樣目標的人呢?寫這一篇文章的目的,並不是要說能考到有多厲害,更不是想推廣大家要選同樣的路,而是希望能給有興趣考MBA的人作為一個參考。要考進全球頂尖的學府,跟所有夢想一樣,天賦、努力、運氣,缺一不可。就算我自己選擇了這條路,我也很清楚學歷不過是一個名銜,將來想要成功,重要的是自己的能力。

Wharton的主要教學大樓Huntsman Hall

為什麼讀MBA?

很多人也有很遠大高尚的原因才決定去報讀MBA,但我很老實的告訴大家,我一開始動這個念頭,只是因為單純的覺得「如果能爭取到公司的全額學費贊助,為什麼不?」就這樣開始做資料搜集,一邊報學校,一邊在公司裡積極表現,希望爭取獎學金。當然,在報考的過程裡,我有認真慎重的考慮過,如果要我自己付學費,到底值不值得?以下跟大家分享一下一般會考慮的角度,和對於每一個角度我的個人看法。

  • 加強履歷:雖然很多有成就的行政人員也不一定有MBA,但確實在市面上很多中高管理層工作的入職要求也有寫”Top Tier MBA Preferred”。除了MBA,很常見的”Preferred Qualifications”(理想資歷)還有”Top Tier Consulting”或”Investment Banking”。這些理想要求都有一個共同點,就是有這些條件的人一般都曾為事業、為增值自己作出投資和犧牲。我在做顧問和收購合併那些年常常接觸中小型企業,見過募資項目管理層介紹,都一定會提到每個人的學歷和之前工作過的大型企業。由種種現實可見,能從名牌大學畢業,不論能不能令人你實力變得比別人強,但也有機會讓不認識你的人對你更有信心,打開更多的機會的門。
  • 增加學識和實業能力:MBA的課程包括很多技術性的課,如Strategy、Corporate Finance、Valuation,Statistics,也有很多著重Soft skills(軟技能)的,如Management, Executive Presentation等。如果本身在學士修讀的科目是比較專業的(如矽谷非常熱門的電腦科技專業),但將來有夢想要當領導層的,投資去讀MBA的確會對擴展general business acumen和soft skills有很多的幫助,我有好多Wharton的同學也是因為這個理由才報讀的。我學士已經是商科出身,所以對我來說,拿下更多技術性的商科學識並不是我讀MBA的重點,但是很多課堂和項目還是能讓我脫離日常工作的框框,多了解不同行業的走向。
  • 擴展人脈:很多人出來工作之後,忙著兼顧工作和個人生活,甚至是家庭,或多或少也會忽略了投資時間去擴散人脈。讀MBA的其中一個重點就是讓你走出自己日常的生活和工作圈子,好好擴展人脈。MBA收生時很重視每一年的學生都要有非常多樣化的背景,這樣才能令學生透過跟彼此在課堂、項目、課外活動中緊密合作,能夠接觸到自己日常不會接觸的人和事。這樣一來,既可以增進人脈,也能從大家身上增進對各行各業的見識。而且,一般MBA畢業生都會對自己母校有歸屬感,就算不認識你,看到你是同校出身的,也更大機會答覆你的電郵。對我來說,擴展人脈便是我讀Wharton這兩年的最大收益,也是我覺得Executive MBA最大的優點。
  • 個人因素:我在本科已經讀了商科,並且是排名不俗的UC Berkeley Haas(柏克萊加州大學赫斯商學院),我覺得如果要再投資時間讀商科碩士,也必須要選一家排名至少比得上甚至超越Haas的學校,才更有意義。另一個非常個人的考慮因,就是想要圓夢。對於出生平凡,在香港長大時從未踏足所謂「名校」的我來說,學士的時候能考上 Haas,已經是人生很大的驕傲。不過夢卻不止於此,我在很小的時候(小學年代)曾經說過,想要像電視裡那些很厲害的人一樣,考進哈佛、史丹福,Ivy League(長春藤)級數的名校。當年的我被身邊人取笑太妙想天開,現在回看,以當時的家庭條件,說這些話也許有點天真。想不到,長大後發現夢想離我並沒有想像中那麼遠。一步一步走來,原來自己的學歷和工作經驗,要考進那些小時候只能仰望的世界級學府並不再是妄想,我也是有資格試試的。

綜合以上考量,最後我決定了只報考三家學校,分別是Harvard(哈佛大學)和Stanford(史丹福大學)的Full time MBA和Wharton的Executive MBA。在我而言,不管將來MBA排名怎麼改變,真的只有這三家能帶給我圓夢的滿足感。別人也許不會同意,但夢想的本質就是很個人的,我想要什麼只需要對自己負責!就像當年我在社區大學準備報考轉到四年制大學,我也是很明確的說,我的目標就只有Haas。記得當年也曾聽到一些聲音,質疑我憑什麼目標定那麼太高,但最後還是堅持下去,憑實力說話。

永遠也不會忘記這熱鬧的畢業天

考MBA還是EMBA好?

看到這裡,相信很多人都會疑惑,為什麼報考三家學校裡,有兩家是Full time,但Wharton卻報Executive MBA?在這裡也分享一下我自己的心路歷程,希望能給在考慮的朋友也作個參考。在繼續寫我的個人意見前,也得先註明一下哈佛大學和史丹福大學其實只有Full time MBA課程,沒有正規的Part Time或Executive MBA可以選擇(它們有一些濃縮課程但不算得上是正式MBA),所以下面有關Full time vs. Part time/Executive的考量並不是以指定幾家學校的offering作比較。

  • 事業目標:第一句應該問自己的是為了什麼去讀MBA?是想要增進學識?會繼續在原有行業發展還是想轉新行業?想要個名校在放履歷表?我覺得搞清楚自己是為了什麼去讀書是最重要的,因為這很影響你應該報考什麼學校、還有選擇以什麼形式去讀。雖然頂端MBA的教授很多都是行內最有名的學者,是教科書的作者,但如果單純的是為了增進學識,我個人覺得沒必要讀MBA。始終商科也不是很技術性的學科,你看有多少成功的企業家都不是從商科出來的。最重要的考量,應該是你之後對事業有什麼目標,而那個目標又需不需要你有MBA呢?一般來說,Full time MBA比較適合想完全轉行業的人,因為它的Recruiting Season(招募季節)規劃得非常完善,各行各業的大小公司也會跟學校安排的行程表,有很多不同的活動和機會給你去network、面試,找尋合適自己的機會。而很多大公司也有為Full time MBA特設的暑期工作和全職職位,對於有不同行業背景的學生接受能力較高,但同時間MBA畢業生入職的銜頭一般也是有指定的。舉個例子,投資銀行的MBA入職職位一定是Associate,它們不會管你之前什麼銜頭,工作了多少年。而你如果不是MBA出來,基本上不可能直接考到頂級投行Associate職位(本科畢業入職是從Analyst做起)。反之,Part time和Executive MBA因為學生的背景可以非常不同,一般公司本來就沒有專門為招收從這些課程畢業的學生而設的位置,所以要轉行業是要靠自己努力的去找機會。再說,當你在一個行業的年資越久,是越難找到公司願意給你機會轉全新的行業而又給你高職位的。比如說你做了十年Marketing已經是Senior Manager,突然想轉去自己沒經驗的Finance又想繼續保持銜頭,真的就算讀多厲害的MBA出來也不會容易的(除非公司內部轉)。所以,第一步必定要先認清自己的目標,才能好好的考慮有沒有需要、讀哪家MBA。
  • 工作資歷:工作資歷該是Full time跟Part time/Executive的學生背景一般來說最大的分別了。大部份考Full time MBA的人都是從本科畢業出來工作5年左右,而Part Time/Executive則有非常大的範圍。Executive Program更很多時候會有最低工作資歷要求,像我報考的Wharton Executive Program,入學時必需至少有八年工作經驗,如果年資不足的話,只會考慮有公司贊助學費的考生。如果選Full time MBA,你建立的圈子、最親的同班同學也大部份會是出來社會工作年資比較短的。Part Time Program的收生範圍比較廣,但一般也會比Full time的較年長一些。而Executive Program則對資歷有一定要求,才能標榜絕大部份學生都是在自己行業是中高層或者有優秀表現的人。Executive MBA的同學很多都已經達到經理級以上,會有更多經驗,在課堂和日常能夠分享更多切身的經歷和例子,這也對實踐學習更有幫助。
  • 學習體驗:無可置疑,Full time MBA的整體學習體驗是一定會比其他模式的課程優勝。能夠花兩年時間,不用兼顧工作,完完全全的投入兩年校園生活,一邊讀書上課,一邊玩,一邊拚命面試找工作,彷彿又回到了大學年代的感覺。我最後有報讀Full time的其中一大原因,也是因為有點嚮往再給自己兩年學園生活的美好時光。而Part time和Executive課程則每一家學校的安排都不一樣,非常建議大家在報讀前仔細參考課程安排。像Wharton的Executive MBA,大家會在每個上課的週末在酒店留宿,學費已包住宿(所以是全球最貴的MBA之一),所以也算是能夠重拾大伙兒一起住宿舍,晚上一起去喝酒去玩的日子。對我來說,Social的時光也是很重要,這才能跟同學加深感情,不想真的只是上課、下課、回家。
  • 取錄機率:其實這點並沒有說好與不好,只是一個考慮因素。根據數據,同一家頂級學校的Full time MBA對考生的本科學歷和GMAT要求,一般都會比Part time/Executive課程要高,這些都從各家學校的每年公佈的入學學生資料可以看得到。不過,這很大程度是因為Part time/Executive會對考生的工作履歷經驗有更高要求。像我報讀那年,Wharton Full time MBA的GMAT平均分是730,而同年的Executive MBA的GMAT平均分是680,差距也蠻大的,另外Full Time也會對考生的本科畢業的GPA有一定的考慮。反而言之,Executive Program就會對工作經驗要求較高,面試問的問題也是圍繞你的日常工作實踐。所以,視乎自己之前的學習/工作背景,報考不同課程會各有優勢。
  • 機會成本:讀Full time MBA的話要辭去本身的工作,放棄兩年的收入,全心全意當個零薪水的學生(頂多在課餘打工,賺錢不可能多)。我報考當時已經出來工作六年,如果失去兩年收入的機會成本其實很大。雖然Executive MBA的學費比Full time高不少,但高出的部份絕對不會比兩年的薪水多。還有,全職讀書失去的不只是薪水,還有兩年的工作經驗和職位晉升,也是值得考慮的。
  • 個人因素:其中一個驅使我報考MBA的原因,是我那時候的公司有一個全額獎學金贊助員工讀MBA的計劃,每年會有少量的人能夠爭取到這福利。全額贊助學費由美金$150,000到$200,000以上,是對員工非常重大的投資,所以也是非常的難爭取到,而且還同時要求你考到的學校是公司指定名單上的頂級學校。好處是不論Full time還是Part time MBA都可以,但當然Full time讀書的話,那兩年不會有工資。我覺得放棄工資兩年的機會成本真的很大,就算拿到公司獎學金,C先生也要繼續留在加州工作才能支撐我的生活費,所以我盡可能也不會想去外州讀MBA。我準備考MBA的時候,剛好是學士畢業七年,讀Full Time來講會比較「老成」,但讀Executive又好像不夠「歷練」,所以算是處於兩者之間。綜合考慮以上幾點,便決定了只報三家學校,Stanford的Full time MBA可以繼續住家裡,Wharton的Executive MBA也在三藩市有校園更能繼續工作,只有Harvard的Full Time MBA需要放棄收入,並掉下C先生搬去東岸生活。那時侯我心目中最理想的是Stanford和Wharton,而哈佛則是抱著「先試試,真的幸運被取錄才去煩惱」的心態。
學校必打卡位之一的LOVE標記

報考GMAT+申請入學過程

剛剛也有提到,我一開始考慮讀MBA是因為覺得如果能爭取到公司資助,又考到夢想的學校,又有什麼原因不去挑戰和增值自己呢?當然,我最大的動力是自己對事業將來的目標,覺得有一個好的MBA學歷是將來晉升的加分項,有信心付出的努力和時間都會是值得的。

決定好要讀,第二步就是要去考GMAT了。現在很多學校都會接受其他測試的分數(比如GRE),但我當時的看法是,既然GMAT是最傳統、認受性最廣泛的,就沒有想太多,訂了Manhattan GMAT的網上準備課程,打算在工餘時間開始自己讀和做練習。不過當年我的工作忙碌得非常瘋狂,經常一週工作120小時,所以根本沒有時間讀,結果到考試前一週才真的認真的跟公司請了一週假期專心讀。很幸運考出來的成績也不錯,也是看到分數可以後我才有勇氣去報考這三家學校的。在考GMAT這方面實在不敢分享什麼心得,可能是我從小到大在香港的填鴨式教育下訓練有素,對這類型的Standardized test(標準化測驗)頗得心應手。唯一可以說的是,盡量考到你心儀學校公佈的Class Profile的中位數以上為目標,太努力考接近滿分也不會加分。

考好GMAT之後,就已經開始接近各家學校報名的deadline,所以要準備寫Application。由於打算考的三家都是很難進的學校,我對自己的成功機會也沒有很大的信心,只是覺得至少有資格、有足夠條件被認真考慮,所以對於寫Application還是很苦惱的。雖然自己在公司的表現不錯,但又覺得很難從履歷表看起來比別人優秀(公司是大型Professional Services Firm,但畢竟並不是那種講出來都讓人羨慕的公司)。想來想去,自己有時候都會好亂、好打擊,也有很多地方想跟人討論、需要有人能夠給予意見,但身邊也沒有認識很多人是這幾間學校出來能給意見。所以,最後我是有聘請一位MBA Application Consultant(報考顧問)幫忙看看Harvard和Stanford的Application,而Wharton的Application則是自力更新找舊生/前輩問意見的。為什麼不三家都找顧問看?因為顧問費實在太貴了!先說明一下,我所說的這種是真的純顧問、並不是違法的代寫,Application Essay的每一字一句,都是我自己親自吐血寫出來的。那位顧問有一套制定好的問卷,去了解我成長、工作和學習背景,去找找有沒有什麼值得著重介紹的材料,給我一些意見可以怎麼樣去寫,我寫好了也會幫我看看怎麼改得更好。寫文章是我在整個報考過程裡最花時間、也投資了最多心血的部份,因為那也是最重要的一環。至於你問我會不會建議大家聘請MBA報考顧問?我不會大力推薦,但也不會說不值得,就看你對自己寫作的信心吧。我覺得有人能幫忙從平凡找出不平凡,給意見去把故事寫得很動人,還是對我個人來說有幫助的。雖然到最後Stanford和Harvard還是考不上,但我覺得盡力了就無悔,不能怪顧問,所以也不怕在這裡把我考不上這事實寫出來 =)

心理建設

到了這裡,想分享一下一邊全職工作,一邊讀MBA的話,必須對自己、家人和公司都好好的作心理建設。以我自己的親身經歷,讀Wharton的這兩年期間,工作+課業完全佔據、甚至可以說是癲覆了那兩年的人生!當時的我是做收購合併的顧問工作,每週工作100小時以上是基本,120小時也不罕見,能想像在這以上還要再上課讀書嗎?雖然我最後拿到公司贊助學費,但這不代表能在工作上有優待,反而是令我更有壓力,想做得更多更好,深怕給人覺得自己拿了公司的福利卻不用心工作!所以從開學以來,雖然能夠在上課日回到校園,但由於工作量完全沒有減少,我很多時候也在學校偷用電腦和手機工作,少不免錯過了不少講課,也錯過了在休息時間跟同學更多互動的機會。大部份其他同學的工作都比較正常,便更能在上課的日子全程投入校園生活。

對家人的影響也是讀MBA的考慮裡面不可或缺的一部份。在那兩年期間,C先生的忍耐,還有他在精神+行動上的支持真的最為重要的。因為工作+學業兩忙,連睡覺也變得好奢侈,一天能睡四個小時已經很感恩,所以我那兩年是接近完全沒有時間陪伴他的。大家的共同朋友約去吃飯去玩,有很多時候都是他一個人去,或者留在家陪我,但就算人在身旁,我連跟他說說話的氣力和時間也不多。家裡的大小事務也不用說,我是完全不會碰的,都是由他幫助打理(老實說就算不讀書我也不太做家事,工作本來都夠累人所以我寧願叫外帶、請人來做清潔)。縱然表面上是我在追夢,但實際上是C先生都有付出、犧牲才讓我能圓我的夢的,所以我真的非常感恩他的支持。大家如果也有考慮要讀MBA,尤其是家裡有小孩的(很多同學已是父母),必須要跟家人好好商量,才能有最強的後盾去面對挑戰。

U Penn校園到處都很有傳統學府的味道

Wharton EMBA兩年的經歷

這個題目真的可以另文詳盡的寫,不過我相信我沒有時間和耐性寫了,就在這裡簡單分享一下重點吧!

  • Wharton不希望影響自己品牌的聲譽,所以EMBA的課程,畢業要修的學分跟Full Time是一模一樣。同為兩年的課程,是怎麼做到?就是早點開始、沒有暑假!EMBA兩年從五月開始,而Full Time則是九月開學。EMBA一共有六個學期,每四個月一個學期,並沒有暑假的概念,連聖誕假也只是兩星期左右。基本上,從開學那天開始你不再擁有假期。
  • 第一週飛去跟在東岸的同學合併,在U Penn(賓夕凡尼亞州大學)的校園上課。之後回到三藩市,每隔一個星期的週五、週六上課一整天。所以每隔一個星期必須要跟公司請假一天(我公司非常好,不需要我用掉假期),間中會有一週是週四到週六上課。教授也是隔星期從東岸飛來上課,不會因為是西岸的校園而在師資上有分別,所以我們還是能有機會跟學界最頂端的教授學習。
  • 很多同學不在三藩市灣區生活,所以會從不同的地方每隔一個星期飛來一趟上課,我們班最遠的是從巴西來,厲害吧!近一點的LA、Seattle等則可以搭星期五早上第一班飛機,也能趕到早上9點半上課。
  • Executive MBA裡很多同學們都很厲害,都是自己行業裡的領袖,當中不乏已經有Executive、VP銜頭的同學。能跟這樣的人物成為同學,在課堂上互相分享,真的學到好多
  • 週五晚在學校附近的酒店住一晚,有時候學校會安排週五晚上活動,比如歡迎晚宴,萬聖節派對等等。學校沒活動的話,同學們都會自行跟熟悉的朋友去食飯,基本上飯後一定會有喝酒活動。當然這些都是自由參加,畢竟週六一早又要再上課。我是個工作狂,所以很多時候都會默默回酒店房工作,但也會盡可能做完後跟大家喝幾杯聊聊天的。我非常建議大家不論多內向,也一定要把握這兩年好好跟同學去玩,他們會是你一輩子的好朋友。
  • 同學會自發安排很多不同的Social活動以至小旅行,比如去酒莊、卡拉ok、滑雪,甚至連拉斯維加斯也一起去了兩次,都是很美好的回憶!
  • 完成了第一年之後的夏天會有一個Global Business Week,會分幾組出國去考察當地的不同公司、體驗文化。我那年有西班牙、中國、阿根廷和南非可以選擇,雖然我最想去的是南非,但跟我最親的朋友都想去西班牙,所以我還是選擇了西班牙。非常慶幸這樣選,因為一點也不後悔!雖然是去「上課」,但對我來說重點還是跟同學出國玩(好不認真學習的我),完了課程之後還快閃去了派對小島Ibiza,玩到差點錯過飛機,實在留下了很多美好的回憶!
  • 另外每個學期也有一些Global Modular Courses可以報名,同樣是出國的短期課程,會有不同的課題,都跟當地營商環境有關。雖然我是很有興趣參加,也很多同學有去,但我實在不想請假那麼頻繁,所以很可惜沒有好好利用。

兩年的時間,過的時候覺得好漫長,很想快點捱過這段苦日子,想有一個可以睡到自然醒的週末。但到了它成為過去式,卻又覺得時間過得太快,懷念當時覺得理所當然的一切,想念那累到要死卻又想要拼命參與更多的掙扎。

值得嗎? 

到現在已經畢業兩年,再來問自己一次當初報考時想過的問題:值得嗎?我敢肯定的說值得!不論是學到的知識,留下的回憶,種下的緣份,一切一切已足夠讓我說絕對值得。再說,我現在能成功換了公司、轉行業,在一家很好的科技公司拿下一份各方面條件都很優秀的工作,多少也是因為有Wharton在履歷上的加持,還有它為我帶來的人脈。眼見也有不少同學在就讀期間或畢業後都能互相鼓舞,拓展自己沒走過的路,又或者成功爭取應得的晉升和機會。我覺得如果是對事業有抱負、有理想,就必須要令自己被更優秀的人圍繞著,才能看到更多的可能性,激勵自己努力向上!

開學第一天的其中一個活動是制作自行車送給有需要的小朋友。
跟美國Founding Fathers之一、也是創校人的Benjamin Franklin合照
度過了兩年既痛苦又美好的時光的三藩市校園
三藩市校園雖沒有U Penn的古色古香,卻有無敵海景
上課日會包括早餐和午餐,加上常外食,那兩年長胖不少。。。
我們的班房
跟印度同學慶祝Diwali
聖誕節也來Ugly Sweater應節
無數的Happy Hour
去西班牙考察的其中一個活動是在酒莊裡試酒
最後再次特別嗚謝支持我走過這段日子的C先生 ♥

You may also like...

Popular Articles...